【虐向耀灣】明白(全篇完)

*算是很虐的耀灣,微歷史向有。敬請確認能接受者再閱讀。





早晨的陽光照耀著有如蒼穹般湛藍的海,浪潮也平靜而有規律地湧來,清爽舒適的海風更吹亂了她烏黑的長髮。


少女拂了拂被吹散的長髮,將白色的梅花髮飾重新別上。而始終握在她手裡的牡丹花飾似乎也因年代久遠而微褪了色,但那抹殷紅卻仍像記憶裡的那般令人懷念。



--那時的我終究是帶著期待、亦或是失望?



她加重了力道,在手裡的牡丹花飾更被握緊了些,只因這花飾總是令她心神不寧。



--就連「現在」也是如此嗎……




「你為什麼不能明白呢?我已經不需要哥哥的保護了!」少女眼中彷彿泛著淚,邊皺著眉向男人喊道。


「灣……」王耀在聽到少女的這句話後顯得有些震驚,原本紅潤的氣色一下被這話給刷白了許多。


「不要那樣叫我!從今以後我只有一個名字--中/華/民/國!」她對著王耀怒吼道。泛著淚的眼角也隨著喊聲溢出了淚水,彷彿再也承載不住任何重量。


王耀聽到少女的喊聲後,那黑眸中盡是錯愕與困惑。明明自己已經在這場戰爭中贏了,為什麼她還不回來呢?為什麼要他接受昔日他最疼愛的妹妹現在要離開他的事實--




空氣中依稀可以聞得到、那到處瀰漫的火硝味。雖然戰爭已經結束,但因其而造成的犧牲及種種,已在人民心中鑄成無法挽回、彌補的悲痛及傷口。


「從今以後,我與你再也沒有任何關係,中/國。」台/灣深邃的黑眸裡滿是堅定的意志,面容姣好的臉龐彷彿還留有兒時的痕跡。


眼前的少女是昔日自己最疼愛的妹妹,有著與自己非常相似的長相、非常相像的文化。只是從前那天真純稚的小女孩現在已成為思想和行動皆想獨立自主的少女了。


「繼續這樣下去對你我都沒有好處,你還是放棄吧。我是不會改變心意的。」看王耀不語,她毫無保留地繼續宣示著自己的主張。就算她知道現在自己的一字一句都令他很尷尬、或許還有也令他心痛,但她還是想為了自己的抱負而嘗試。



「妳當真想離開我中/國?」方才有許久都沒開口的王耀,在聽見台/灣的話後,終於開了口,一臉沉重的問道。


「……難不成我要獨立還要得到你的許可?」台/灣冷冷地反問。她自認為自己從不「歸屬」於誰,就算曾有那麼一段她心甘情願附屬在誰之下的時間,那也成為過去了。


台/灣也認為,現在的她是歸屬於自己的,所以就算現在她想獨立也不需要得到誰的同意。


--這一切都是為了我的人民……比起他們為我所犧牲的,我現在所做的一切不過是微不足道的小事罷了啊……



「妳認為自己足夠成為一個國/家?」王耀問道,他帶著的些許自嘲意味令這句子聽起來格外的諷刺。


「……是的。」台/灣抿緊了唇。



如此錯縱複雜的心情,誰又能了解?


眼角雖然泛起淚、心裡淌著血,但仍挽回不了已經決定的一切。


雖然淚水已在眼框裡打轉了許久,但少女的固執是不會讓它滴落的。尤其是在中/國面前。



--這樣是不可以的……我不可以哭,這都是為了我的人民啊……!




「……是為了誰?」王耀那與少女相似的黑眸裡藏著令人不解的未知:「妳是……為了誰而獨立?」


「當然是、為了我的人民。為了許他們有個好家園、許中/華/民/國在國/際上有個地位……」一說到這,她就想起那些人民努力奮鬥的模樣,止不住想要好好哭喊的心情。


「……這真的是妳的決定?」王耀皺著眉問道。


--中/華/民/國……真如妳所說,是妳真正的「名字」?


「是的。」此時他從少女眼中看到的是不容懷疑、且毫無疑問的,堅定。


「若是這是妳、不,台/灣及台/灣人民所選擇的,『現在的我』不會阻擋你們的。」王耀自嘲地笑了笑,那笑看起來卻有些不真切。就連這話也是在他思考了片刻後才說出的。


--自己的情況還是自己最清楚了……之後就不用再像現在這樣了吧?到時候,灣灣一定會回來的……



「那麼,從此以後我倆就沒有任何關係了。」自己雖然已明瞭王耀此話中的意思,但台/灣還是有些勉強的道,彷彿像在期待什麼一樣。


說出這些話的台/灣,也僅僅是個剛成熟的少女罷了。所以她終究還是、無法對著昔日自己最愛的人說出這些話之後還不心痛。


王耀並未再說什麼,只是一臉別過頭去,彷彿像是默認了她的話一般沉默著。


--為什麼又要像那時候,又讓我期待落空一樣……


見王耀沒反應,少女的心是真的冷了。於是她搖搖頭,想甩開這些煩人的思緒。



畢竟,這次跟以往不同,並不是只要他一再的向自己道歉著,自己就可以笑著原諒他的。


而後,少女、中/華/民/國、台/灣,頭也不回地掉頭而去。她自認為已沒有留下一絲一毫的、對誰的眷戀,但或許那她僅存的、一點點的眷慕真的存在於誰的身上,只是連少女自己也沒發現罷了。





梅花已正值花開之季,但再怎麼寒冷都凍結不了她花開時紅潤的氣色極優雅的姿色。花瓣在空中紛飛,宜人的淡淡香氣中此刻卻不尋常地多了份哀傷與悽涼。而少女顫抖著的手,則試著將黑髮上艷麗的牡丹花飾取下,但思緒卻飄向了遠方。


--這一切真是諷刺啊……


兒時的自己天天期待著他能接她回家,後來她也終於圓了夢。


她還記得第一次在家裡過年的情景,甚至是她一直夢想的、象徵團圓的中秋節。


他也總是細心的教導她,而她也很努力的學習著。她還曾經在那戰亂的時期連夜替他祈禱,希望他能一切安好。


--然而豈料他會將自己當成戰利品割/讓?


自己的心意似乎完全不被重視,她當時彷彿清楚地了解到了這點。


那時的她,好幾度懷疑自己在他眼中是不是只有利用的價值罷了。五十年來,她總忘不了他當時冷漠的神情,連一滴淚都沒流。就好像自己原來就不是屬於王府似的。



但無法否認的,被歸/還時期待的心情卻無法掩蓋。她好幾次想告訴自己,就這樣忘了怨恨吧,那些其實都是不必要的。



然而期待卻再次落空了。她怎麼也想不到當初的他早已消失。現在的「他」,已沒有記憶中那般的溫柔仁慈。但少女還是一次又一次的說服自己,這都是一場夢魘。但只要回想起他雙手沾滿鮮血的模樣,那現實就令她心痛得像什麼一樣。


霎時,又想起以前他對自己有時忽視的態度、被利用的時候,原本已平靜的情緒,現在又隨著那血紅在心裡掀起一陣波濤。



少女一次又一次的心生不甘。她與她的人民都不甘為何這片土地只能淪為一塊被他人利用的小島?何不成為國家,發展得更強大?


但當他們終於展開行動時,卻又一直被他阻撓。她不了解他的想法,而他固然也不會懂她的心情。於是兩人漸行漸遠,當初的理念也早已大不相同……




是不是,當初的愛越深,現在的恨也越深?對少女來說,這份愛恨交織的感情也只能留在心底,讓它淌血。



「謝謝你一直以來的照顧,中/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總覺得搬來新BLOG後就發虐文似乎不太好?(苦笑)
但對耀灣這個令人又愛又恨的配對感觸很深啊……真的沒辦法對這篇放著不改,什麼也不做^q^

或許耀灣因為歷史的關係所以不是很熱門,但我也不是說對這CP很有愛,純粹只是想藉著他們發洩情感罷了吧……
這篇大部分就是我所想表達的歷史向耀灣,所以也算是怨念的產物?讓大家看到這種東西真不好意思(跪)

雖然說喜歡ALL灣,但是對於菊灣和耀灣的話,都很討厭有”只有灣單戀”的設定(其他ALL灣CP等差不多)
這跟在我心中灣的設定或許有很大的關係,總覺得依灣在我心中的個性(不輕易認輸之類的?)是不會這樣默默單戀一個人的(要的話就主動出擊?)(被毆)

不過,同時也討厭對灣過度疼愛的NINI,因為在三次元中的世界,NINI並不是真心喜歡、疼愛妹妹,所以才想要妹妹回家的(苦笑)總之看APH的時候就是會不自覺的和三次元聯想在一起(尤其是虐向),看來我還得要好好修練ORZ

同時,若是以「希望妹妹早點回家」之類的過度妹控設定拿去解釋NINI在三次元欺壓灣的行為,我是無法認同的ORZ但如果疼愛和妹控等設定能表現的妥當(?),我相信也是會很萌的(笑)


總之希望能藉這篇同人文把我對耀灣這個配對的想法表達出來:面對大哥時的灣絕對不是想討好的、最喜歡大哥的,而面對灣時的大哥也絕對不是過度妹控或疼愛的,大概像這樣吧?

最後很感謝看到這裡的大人,也希望不要太在意這次的感想內容或過度解讀,以上都是以純粹想表達自己想法的心情而打出來的,倘若冒犯到了的話真的很抱歉(鞠躬)有感想或建議也歡迎告知//




上篇於2009 8/21發表於鮮網專欄;下篇於2009 10/02發表於鮮網專欄。
重新修改後全篇於2010 6/16發表於FC2。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涵香

Author:涵香
需要被催稿的懶散溫和生物(?)

有時會發表日記、遊記或感想,
感想部份純粹是個人想法^q^

文章插花或合本參與募集中www

►鮮網專欄:白煙裊裊(點選進入)

吃什麼:香灣、香受、有香的CP
其他CP都可以接受(無節操意味)

最新文章
文章分類
最新留言
搜尋欄
月份存檔
總覽計數
來閒聊★
噗噗噗★(欸
同人旋轉門(不
鴨子樣/何處是歸途 HACO樣/自分勝手 矢惠/I.L. 月櫻樣/幻想ing Double樣/殖民我吧,日不落! 阿肉/媽媽我要吃肉 阿A/Living Funeral
本子宣傳